阳光喵

好多人似乎弄错了逻辑关系。
薛洋粉是因为喜欢他而觉得他可怜,而不是因为他可怜才喜欢他。
这种误解太普遍了。

不洗白也别抹黑,论论薛洋变坏

为什么老是有人打着薛洋tag造谣和说薛洋坏话?吃饱了撑的?
薛洋是不是天生的坏人,原文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啊。小时候老实缺心眼,劳动换取报仇很开心,并不是天生的坏人。
后来对于晓星尘有了感情也不忍心伤害,魏无羡共情说如果没有揭穿,“他们会一直这么生活下去。”
作者访谈原话也说过:“童年不幸,心理扭曲……”很明显作者并没有否认童年不幸给他带来的消极影响。作者反盘微博也有说他小时候的经历和后来他行为的逻辑关系。
所以那些说作者认为他天生就是个坏人的论点是从哪里来的?
原文看了吗?还是被别人说了几个洗脑包就言之凿凿?是作者多次认真强调的重要还是你们随便脑补的正确?
常慈安确实不是他遇到的唯一一个坏人,也不是最坏的,但绝对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个坏人,是他由好转变为坏的一个重要导火索。
你们骂洗白不如骂别人说他杀人是无辜的,反而去论证他是天生的坏人?难道这样你们觉得其他人就是完美受害者?薛洋不是天生坏人,他们就有罪不是完美受害者了?
说到底还是你们心虚。

有时候看非薛晓薛文,一旦文里面出现了晓星尘,并且和薛洋没什么关系,我的心情就down到了极点。千千万万个别的人都比不过晓星尘,可以说我是真爱薛晓了。

【薛晓】命运馈赠我一切顺利遇见你(二)

薛洋的父亲,小薛洋觉得,父亲是个很慈爱的人。
父亲并不是一般的医生,有修为,可以引魂魄,有一只骨笛,可以吹奏悦耳的乐曲。
薛洋对这一切充满了好奇心。
有时候,薛父会吹着骨笛教着薛洋哼歌曲,一只羊,两只羊,羊儿哪里去了……
“洋洋在这里。”
“是啊,洋洋在这里。”
薛洋六岁那年,遇到了一个道士,那个道士只摸了摸薛洋的小脑袋便走了,晚上,薛洋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堆人跑进他的家里,砸光了所有的东西,爹娘都不见了,他害怕的躲在柴堆里,等到人都走了才茫然的走了出来。
然后看到了满地的血。
“娘!”
薛洋从噩梦中醒来。
还好,爹娘都在,一切都是好好的。
他把他的梦告诉了爹娘,薛父薛母脸色凝重,第二天清晨就收拾了东西离开了那个地方,一匹黑色健马,步履如飞,小薛洋在颠簸中慢慢睡着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阳光明媚,只是,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他低头,脖子上多了一个吊坠。
一颗木头做成的小小的糖豆。
上了一层漂亮的颜色,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
很甜。
小薛洋此刻干净的很,完全不想是不是爹娘抛弃了他,而是耐心的等着他们来接自己。
等着等着……
夜幕降临了。

【薛晓】命运馈赠我一切顺利遇见你(一)

私设很多

薛洋今年三岁了。
他的父亲是开医馆的,从外地迁来这里,虽然一开始没有亲戚朋友,只有一个温柔美丽的妻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宝宝,但是通过这几个月时间的积累,家境也富裕起来。
人们都说这薛神医能把死人医活,而且宅心仁厚。
除了一张嘴紧闭,多余的话从来不说,有个沉默寡言的名声。
这就导致,薛神医的人际交往也几乎没有,人人敬佩但是人缘却不好。
几个月后,妻子生下来一个可爱的孩子,取名薛洋。
三岁的薛洋可爱的冒泡,天生一张招人喜欢的脸,一派天真,奶声奶气的能说会道。
薛洋被家里人溺爱,要什么有什么,一次因为吃了太多的糖,牙齿疼了很长时间,饭都吃不下,饿瘦了,于是,断糖了,并且母亲规定他一天只能吃一颗糖。
每天晚上,母亲就会把一颗糖放在他的枕头旁边,早上一醒来,看到这一颗糖,薛洋就开心的握着糖舔几下。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待续……

【五毒】薛洋个人向长评

竹七:

【序】


何为五毒?


乃贪、嗔、痴、慢、疑。


佛法有言,五毒不除,终为邪定。此生不得渡。


 


 


【贪】


依我看,薛洋这辈子最大的伤心处,就在于那盘得不到的点心。


那是一切故事的开端,和所有悲剧的起源。


 


对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薛洋似乎总是意外的有些执着。


“本应”二字,总是隐含着“得不到”的下场。就好比七岁那年,常慈安允诺给他的那盘点心。


普通的小孩子想吃甜的,就央着爹娘买了来,若是不被允许,大不了哭一场闹一场,也就罢了。相比之下,薛洋小时候倒是意外的很懂事。他没有爹娘,却也不过是个贪甜的小童,便想用劳力去换那一盘子甜食。


孩子终究是孩子,他们天真地相信着世间公平,却不知,同豺狼虎豹做交易终究是要吃亏的。薛洋欢欢喜喜跑去送信,谁承想,受了大汉一掌,又挨了店里伙计的打,好不容易找到常慈安,却差点把命都交代进去。


不是我言重。一个小乞儿,手掌伤成那个样子,也亏的薛洋顽强,否则怕是真的要丢了性命。


无论是法理还是情理,那盘点心确乎应该是属于薛洋的。薛洋像是从小就有很强的领土心理——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定要牢牢地抓在手里,无论多艰难。


真是,可怜又可爱,让人恨得牙痒痒,却也心疼得眼睛泛红、鼻子泛酸。


小的时候,薛洋执着的是那盘得不到的点心。长大了以后,他开始执着那个得不到的人。


(在这里我需要稍作说明。这篇长评里所有关于薛洋和晓星尘的分析,我都是以原文中的感情线为基调,并不存在任何cp向。)


可以说从小到大,晓星尘除了金光瑶之外,对薛洋最好的人。


而金光瑶的好,是基于一定的利益关系的。


只有晓星尘对他的好,没有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什么理由。他从来都是个慈悲善良的人,他的善是一视同仁的善,对所有的人都一样的关怀照顾。只是薛洋不曾享受过如此心无城府的善意,所以当他抓住了晓星尘给他的那点好以后,就立即攥在手里,紧紧地不肯松开。


说一句冷情的话,或许薛洋并不是很关心晓星尘的生死。那句“死了的才听话”,除了破罐子破摔的茫然与绝望情绪以外,说不定薛洋也真的是这么想的。把那人炼成凶尸,他还是自己的。


那人无论是死是活,都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所以当义城一战,自己已落下势时,惜命如薛洋却也不愿逃走。锁灵囊和霜华都在魏婴蓝湛手里,他怎能心甘情愿地离开?它们同掌心的那颗发黑的糖一样,是薛洋贪恋的最后一件物什。


自己的东西就应该牢牢锁在怀中,不该让别人抢了去。这一点,薛洋从小到大都不曾变过。


当他左臂被斩断,跪倒在义城的毒雾中时,不知道薛洋有没有回想起,当初那个为了一盘甜食,被人碾断了手指的小乞儿。


 


当甜食变成了晓星尘,当断指变成了断命。


薛洋,你可后悔?


 


 


【嗔】


贪是极喜,嗔则是极恶。


他杀过很多人,千般苦万般错,总逃不过一个嗔字。


 


薛洋此生,喜爱的人不多,憎恶的却不少。似乎只要一个不留神儿,就能触了这位薛大爷的逆鳞。


他的感情是很尖锐的,红尘众生在他眼里大可分作两类人。一类可以杀,一类不想杀。


可以杀的人,多数是同薛洋有大大小小的过节。不想杀的人,多数是志趣相投,看着顺眼,或是留着有用。


显然,前一类人比后一类要多得多得多。


若是用薛洋心中的仇恨值来排个名次,那么常慈安必是当之无愧的榜首。薛洋一生灾祸由他而起,心里定然每逢想起这三个字都要咬牙切齿一阵,恨不得连关于这个杂碎的记忆都一并撕碎了,一把火烧成灰烬。


薛洋对常慈安的痛恨是很单纯的,是干脆利落得希望他不得好死,连带常氏满门皆不得善终。


而他对于晓星尘的憎恶,便要复杂得多了。


考据《魔道祖师》的番外可得,晓、薛二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兰陵的街道上。薛洋当时就言明了,“我最烦那种自视清高的臭道士”。


再后来,晓星尘为了追捕薛洋横跨三省,最后将他扭送金麟台。虽然这次牢狱之灾并不影响薛洋什么,不过后来金家对薛洋的处理,也是和晓星尘脱不了关系的。想必那时候,薛洋对晓星尘的憎恶并不比常家少。


可他却用了更为恐怖的报复手段——我不杀你,可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接下来的事,无需我多言。


或许薛洋在义城那几年是对晓星尘有过一些依赖,甚至是信赖的,以至于就算他朝自己腹部刺了一剑,薛洋也愿意细细做些解释,想着晓星尘可能会理解他。


于是,“恶心”这两个字,从晓星尘唇齿间挤出来,落在薛洋的耳边。显得有点冷酷,又有点残忍。


“你有资格恶心我么?”


 


薛洋从来都是这样一个暇眦必报的人。他张牙舞爪的,浑身的刺都穿破皮肤冒了出来,伤害着身边唯一愿意亲近的人。


却也把自己扎得鲜血淋淋。


 


 


【痴】


不通因果,不分是非,不明道义,不知悔改,皆为愚痴。


 


这个痴字,佛理中通常是作“愚痴”解的,只是我们常常会理解为“情痴”,虽是错解,却也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缠绵悱恻的意味。


若是用来分析薛洋,毕竟义城线全员直,我也应当中肯一些,不便在感情线上多下功夫。


还是按“愚痴”,来稍微说说吧。


 


在此之前,我必须先夸赞薛洋的聪慧,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


论智商,他可以复原阴虎符,可以炼制凶尸,可以把一干人耍的团团转;论情商,他通晓人心,冷眼世间的阴暗腐臭,并且沉浮其中,游刃有余。


所以这“愚痴”二字,我绝不是说他愚蠢。


至于何为愚痴?


不通因果,不分是非,不明道义,不知悔改,皆为愚痴。


薛洋一生的悲剧,都是同愚痴挂了钩的。


 


按照魔道祖师的世界观来分析,当年常慈安将薛洋手掌碾碎,小指辗作烂泥。如此恶行在当初那个医疗技术并没有什么保障的年代,几乎可以说,他是在杀人。


因此,薛洋想要报仇,理所应当。晓星尘说,你大可砍他一臂下来。我却觉得,这般深仇,即便要了常慈安的命,想必那些正道人士也不敢说些什么。


可薛洋,却灭了常家满门。用他的话来说,“连条狗都不剩下”。


这向来是颇有争议的一点。


但我坚定认为,如此杀伐,天理难容。更不要提后来,薛洋还屠了白雪观,和整个义城的无辜百姓。


薛洋说,小指是自己的,性命是别人的,同他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乍一看,其实是很符合当时世态的。乱世无道,所有人都在泥潭里苦苦挣扎,只求能保住一条性命。弱肉强食本是自然之态,强者存,弱者亡,似乎理应如此。


可这并不代表,强者就可以去屠杀无辜生命、让百十条人命去为自己的仇恨买单。


上天有好生之德。而薛洋却违逆了天道。


他确乎是可怜的,从小没爹没娘没人教导,还被人欺辱打骂几乎丢了性命。


世人错待于他,于是他也错待世人。他遇恶因,自成恶果。


他通达人心,却不通因果;通达道理,却不通道义。


这是薛洋这个角色的可悲之处。


却也正是其魅力所在。


 


这样想来,薛洋和晓星尘,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一个极恶,一个极善。他们对于百态世间,都只悟了一半。


只有抱山散人,才是那个真正大彻大悟、拥有大智慧的人。她知道人心险恶,却不与其同流,心中自持善念,守着山中一方净土。


薛洋曾经对晓星尘说过一句,你的师尊多聪明啊。


 


或许,薛洋心里并非不懂得。


只可惜,痴迷到了极处,终究是不得悟了。


 


 


【慢】


常人的傲慢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而薛洋的傲慢,则是红尘众生皆为蝼蚁,尽可杀之。


 


讲到这里,我不得不把上一章提到的,薛洋说的那句话,完完整整地引用下来。



“当然。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杀多少条都抵不过。五十个人而已,怎么抵得上我一根手指。”



这句话可谓是反派中的经典。


且不说在如今的法治社会,即便是基于魔道祖师的世界观,薛洋这般口气,也是不为正道所容的,也难怪晓星尘会被他气的面色发白。


薛洋的傲慢心想来是很重的。这一点,从他吃糖葫芦不给钱便可看出一二。


作为一个小霸王似的人物,这点傲慢心其实并不是很令人讨厌,恰恰相反,人们常会觉得,一个人坏的这样理直气壮,竟有些可爱。尤其是当那人长得还挺好看的时候。


可若是傲慢心变成了轻视众生的性命,那么争议声就变得大了起来。


他恨常慈安,便要常家上下五十口人陪葬;他恨晓星尘,便去伤他最在乎的人,白雪观想必也有几十个道子;更遑论义城枉死的百姓。这么大一笔血债,薛洋却背的轻轻巧巧。左不过又是那一句话——别人的命,与他何干?


他看中的永远只有自己的性命。他最爱惜的人永远是自己。


若是说薛洋对别人的死活有那么一丁点的在意,那也是在意那个人的死,会不会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


所以,之前提到,晓星尘死的时候,薛洋心里或许难过,但也没那么难过。因为即便晓星尘死了,薛洋也可以把他炼成凶尸,命令晓星尘永远不能离开他,永远对他好,永远给他糖吃。


如果真的这样,那么晓星尘的死,并不能影响到薛洋的人生,他们还是能在义庄里长长久久地生活着。


当薛洋发现,晓星尘的魂魄碎了,再也炼不成凶尸时,他才真的慌了。这意味着,他永远失去了那个愿意对他好的人。


于是,屠义城,杀阿箐。他依旧是那个轻视别人性命的薛洋,这一点从未变过。


 


或许,薛洋未必存有什么恶毒心思。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坦然,不带一丁点儿狡辩开脱的意味。那样理直气壮的神态,就好像天理本应如此。


 


这原是因为,他的命,全都是自己争来的。


从不曾被人珍重过。


 


 


【疑】


他总是怀疑被别人欺骗。


孰不知,骗他骗的最狠的人,正是他自己。


 


薛洋的疑心,比之曹孟德,可叹一句有过之而无不及。许是小时候吃的亏太大,让他对所有的人和事,都抱着七分的提防态度。


初到义城,薛洋被晓星尘和阿箐所救。面对着昔日仇人,薛洋的表现可谓是冷静至极、完美至极。确认晓星尘没有认出他来后,薛洋也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进一步试探阿箐。


正是这里,让我对薛洋的精明冷静佩服的五体投地。


按常理来说,一个白色瞳仁、自称眼盲的少女,一般人是不会去怀疑她是不是装的。与其说不怀疑,不如说,几乎没人会考虑她“装瞎”这个可能性。更别提阿箐常年混迹乡井,锻炼出来的演技了。这一点,在义城篇中很容易看得出来。


而薛洋,他不但怀疑,而且试探;不但试探,而且再三试探。也亏得阿箐能表现的毫无差池,这才得以逃过一劫。


联想到薛洋小时从常慈安处吃的亏受的骗,谁又能去指责他疑心大呢。


都是可怜人罢了。


回想起薛洋的一生,可以说,有三个人骗他骗的苦。


第一个是常慈安。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豺狼虎豹、毒蝎毒蛇,随口用一盘根本得不到的点心,骗的薛洋受人打骂欺辱,最后还被压断手掌、碾碎小指,埋下了他一生的祸根。


第二个是阿箐。


但这个小姑娘也确实是迫不得已。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若是阿箐装瞎被薛洋识破,只怕是当场就要一剑穿心。所以,把薛洋的死因归结到阿箐身上,这种事是做不出的。即便阿箐是真的眼盲,薛洋屠道观杀宋岚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早晚会被捅出来。


阿箐确实是可怜的,守着一方小小的心思,确非什么大奸大恶,却死于她对薛洋的欺瞒。


第三个,也是骗薛洋骗的最苦的一个。


那便是薛洋自己。


我不知有没有人注意到原文中这样一段话:



阿箐惯会藏匿偷听,鬼鬼祟祟伏在林子旁的灌木丛里,跟着他一起挪动。忽然,宋岚冷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薛洋。”


就像是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冷水,又或是被人从睡梦中扇了一耳光惊醒,薛洋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



曾经为了写同人,刷了十几遍义城篇,每每看见此处,心里都要替薛洋痛上一痛。


人人都道,薛洋骗人是一把好手,竟将晓星尘蒙在鼓里那么些年。却不知,他不仅骗别人,连自己也骗。


他叫薛洋,是常家灭门的凶手,屠了白雪观的杀人魔头,害晓星尘失眼的罪魁祸首。他是晓星尘永远的死敌。


这件事,怕是连他自己也忘记了吧。


所谓自欺欺人,不过如此。


若是往深了说,其实薛洋也不算是欺骗自己。只是在义城呆的时间长了,已经很久没人叫过他的名字。到后来连他自己也觉得,名字这东西,并不是很重要,忘了就忘了吧。


 


于是,薛洋,这清清浅浅的两个字,就被丢在了光阴岁月里,静静积着灰。


竟恨不得,从此不见天日才好。


 


 


【结】


求一盘点心而不得,故成其贪;


无辜遭遇断指之灾,故成其嗔;


受尽苦难无人教引,故成其痴;


苟活于世不被看重,故成其慢;


为人所骗遭人欺辱,故成其疑。


 


薛洋一生,被世人所亏欠,也亏欠于世人。


正所谓,种恶因,得恶果。


自始至终,他都沉浮于五浊恶世的泥潭里,抵死挣扎着,不得解脱。


 


但也不必太绝望。


苦海之中,总有一叶小舟泊在那里。


等薛洋将前尘过往通通放下,施施然一转身,那舟子便可载了他,拨开一江清水,悠悠划到彼岸去。


 


来世赠他长寿富贵,一生安好。



我觉得看文有两种人,一种是能够忘记自己投入剧情的,一种是永远以自我判断为主。
往往第二种人看待事物无比狭隘固执。
生活中也比较自我。

其实在薛洋心中,谁都不是他的阳光,他自己就是阳光。
他从小到大都是靠自己的,很独立,没有乞求别人,依靠别人的习惯,他对世道有自己的逻辑和判断,从来不会动摇。这也是为什么站在正道角度觉得他无法感化的原因,他不容易被别人暗示,改变。

薛洋是可爱的小坏蛋和可爱的小流氓,突出的应该是可爱,而不是流氓。

《掉粉宣言》

⑤柳先生:


1.人物崩坏


寒冰漓女士,您憎恶薛洋没关系,只要有理有据,就没关系。


但是基本的人物性格还是要保持的吧?


ooc成这样良心不会不安吗?


常萍是个什么人?常慈安的崽啊!


您可以说坏人的孩子不一定是坏人。


但是在原著写明了常萍接受金家的利诱与威胁的怂包情况下,您让他一头撞死??


以明己志?!


天呐,这可真是太可笑了。


感天动地窦娥冤啊!!


您是不是还差了一场血飞白练、六月大雪和旱地三年啊?


***


2.立场与角度


您和素节女士口口声声 不要为施暴人找借口,怎么常家在您这儿就不算 施暴人了呢?


因为欺负的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所以就不犯法了对吗?


虐童相关案件迟迟不见立法由此可见一斑,抱拳致敬。


***


您说童年阴影不是理由,私心也觉得不是。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好?


可惜那些被亲属伤害的孩子不同意,被老师、被同学霸凌的孩子不同意,凭什么他们就要原谅这些罪魁祸首??


凭什么就要因为亲属的身份原谅他的暴行?


凭什么要为他的教师生涯、升学档案网开一面?


这些孩子都该被打死!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又没要你的命,至于毁掉人家的前途吗?


您跟这些孩子谈,尤其是那些已经长大成人并且事业有成的,您问问他们,童年阴影究竟意味着什么?


掉进墨坊还能出淤泥而不染的,要么是白莲花,要么是白汤圆。


汤圆而已,谁还没吃过呢?没毒就好,是吧?


***


且不说会不会有人给小孩报官,单从独来独往、从不与人深交这一条上,戒备之心可见一斑。


什么样的人会对人戒备,乃至不愿跟人深入接触?


对人性彻底失望的人。


不知道您二位有没有心中一凉彻底失望的时候,如果有那最好。


没有也没办法。


感同身受古来罕见。


您们站在晓星尘的立场,憎恶薛洋这个施暴人。


反之站在薛洋的立场,憎恶常氏这个施暴人。


您有多心疼晓星尘,这里就有多心疼薛洋。


碍眼吗?碍眼就对了。


施暴是谁先开始的?


常氏啊!


您这道德教育课堂不合格啊,连常氏这样的罪魁祸首在您这儿都可以美化了,佩服佩服。


这样一来就很奇怪了,对于原生病毒不加以指责,反而对衍生病毒百般辱骂,鼓掌👏👏👏


得亏您不是学医的,误诊病情耽误治疗先不说,家属和赔偿就能让您这辈子都玩完。


***


3.所谓行善


关心大山留守儿童这个就不牢您操心了,寄出去的财物能不能到这些孩子手里还是两说。


而资助的孩子又能否会走上正途出人头地又是一码事。


功成名就的孩子不多,摆脱饥寒交迫染上都市恶习的却不少。


拿着资助买爱疯和奢侈品的姑娘您自可去查。


家境贫寒却佯装富二代的男大学生也有不少。


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故事人人称赞,然而更多的时候只能飞出白眼狼。


凤凰男从来不少,忘本忘恩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声称「我要你跪下来哭着求我还钱」的山沟男学生,厉害啊!


如您所见,这里对这世上的正义向来不大看好。


能平安长到现在更是感谢生活的手下留情,因此分外喜欢能逃过命运魔爪安然无恙的故事。


***


4.主角滤镜


您既然能接受魏婴,接受这个前世人人喊打的绞肉机,怎么就不能接受他?


可真该庆幸蓝家没有碰上魏某失控,不然后果真是不堪想象。


您说魏婴至真至善,不过是犯了点年轻人都会有的小错误而已。


此理甚为认同,小错误而已嘛,谁还没有过呢?


不过是战场上起阴尸罢了,不过是用敌人的尸体反杀敌人罢了。


谁让他们站在了主角的对立面呢?谁让他们想杀主角呢?


活该!什么东西!也敢跟金贵的主角比?!


***


您扪心自问,一人错则全族错这样的做法可取吗?甚至还有掘人祖坟的念头,老天,可积点阴德吧!


您这滤镜未免也太厚了!


恳请您将对义城的心疼分给这些人,将对于无辜村民的心疼分给三千修士的家人。


都是爹生娘养的,没一个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既然要心疼那就公平点,您说是吧?


***


5.认清自我


您说不能因为童年就扭曲人性,更不能因为童年悲惨就博取同情。


拜托,没人想要同情。


您会觉得同情,无非就是良心不安罢了。


真觉得他可恨的,只会鼓掌叫好怎么没碾死他算了,接受同情背后的真相很难吗?


认清自己的内心很难吗?


难,太难了!


这道题、不会做!


抓瞎的时候、迷茫的时候、寻不到光亮看不见希望的时候,您没有过这种感觉吧?


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走,明知前方是地狱依旧一往无前,为了心中所愿与魔鬼交易,这些绝望您体会过吗?


扼住命运咽喉的英雄理当被人夸赞,被命运打败的人就活该被嘲讽耻笑吗?


鲜少有人能清晰而直观的认识自己,观您所说,大概您就是其中的一员,冲这一份认知,就该为您鼓掌。


建议您去开个认识自我全国巡回讲座,给那些糊里糊涂的男女老少洗洗脑子。


尤其是像薛洋这样擅长自欺欺人的,挽救一个就是七级浮屠啊!


说不定就能拯救一个道长这样的正人君子呢?


***


6.个人情感


私下甚至恨不得薛洋直接死在七岁,死在感染发炎不得救治的七岁,也不愿他不人不鬼的枉活二十余年。


一个只为仇恨而活着的人,还不如跟晓星尘一样死了干净!(对事不对人)


死多简单啊,抹一下脖子就干干净净了,多划算?


晓星尘连死都不怕,却害怕活着,何其可笑?


连跟仇人两败俱伤都勇气都没有,还想救世?


您怎能保证薛洋死后,不会再出现什么张洋、李洋、杨洋?


要知道——这世上从来最不缺的就是坏人!!


好人需要克制内心阴暗,坏人却不需要。


钻法律空子的还少吗?


钻医疗漏洞的还少吗?


钻婚姻漏洞的还少吗?


正义感如此强烈,您不去造福社会实在可惜。


建立一个虚拟的法庭,审判一个虚拟的人物,多爽啊?


不用背法律条文、不用考律师执照就能轻轻松松审判一个人物的命运,实在是没有比这更爽的事情了。


就是不知道您这法官的乌纱帽到底有没有经过政府认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