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小流氓

明烛:

好蓝蓝!蓝蓝简直是许愿精灵!肉超好吃啊呜呜呜!!!青蛙狂舞.gif


一叶知蓝:



  @林木木LinM   @明烛 谢谢








白色的雾气袅袅升起,黑色的发丝飘浮在水面上,晓星尘整个人泡在温暖的热水里,白色亵衣的一角挂在木桶外,水滴从衣角滴落,湿濡的衣服紧贴在晓星尘的肌肤上,透明的衣服透出了一丝粉色。




 




「道长,水温还可以吧?」




 




「…可以。」




 




晓星尘觉得,为什么薛洋的声音几乎是贴在自己的耳边,他记得薛洋说要去外面看火啊…




 




「你在那?」




 




「你猜?」




 




声音突然又拉远了,晓星尘的手在木桶四周摸了一圈,没人…却不知道薛洋正在离他不远处看着他呢,用着颇为玩味的眼神看着浴桶里的晓星尘四处摸索着。




 




「皂角呢?」




 




晓星尘喃喃自语,他记得阿菁一向会将皂角放在浴桶的四周,莫非是阿菁忘了?




 




「道长,找皂角吗?」




 




「呃,是…有看到吗?」




 




晓星尘面对着薛洋,黑色的发丝沾黏在脸颊旁,薛洋的手指轻蹭了晓星尘的脸颊后才将散落的发丝梳到晓星尘的耳后,而晓星尘半响才想到这样…好像是薛洋轻薄了他,本就漫着一层粉色的脸颊突然红了起来。




 




「我可是男子,你不该…」




 




「不该怎么样?」




 




薛洋甚至大胆的在晓星尘的嘴角落下一个吻,像羽毛一样,又轻又软的吻,突然间,薛洋脸上一阵湿,原来是晓星尘手上一泼,一大股温热的水泼在了薛洋的脸上,薛洋也不恼,就着衣服随意就将脸上的水珠擦去。




 




「皂角在你左手边往前一点呢,道长。」




 




薛洋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戏谑,晓星尘虽然觉得疑惑,但是还是依照着薛洋所说的方向摸去。




 




「还要往前一点。」




 




随着薛洋声音的指引,晓星尘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浴桶,水珠顺着湿濡的衣服滴落在了地上,亵衣的带子在磨擦间散开,半挂在晓星尘的身上,露出了一大片白晰的皮肤,薛洋瞇起了眼,眼里闪过一阵暗光,皂角被紧握在手上,直到晓星尘的手指触碰到了薛洋的手。




 




「…皂角刚刚被道长弄掉了…」




 




「是吗,还麻烦你帮我捡了。」




 




薛洋只觉得嗓子发紧,这人,他有多想紧紧握在手里啊…多想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看见、碰触,只属于他…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晓星尘,薛洋舔了舔嘴角,将皂角放进晓星尘的手里。








干巴巴渣的点这


评论
热度(627)

© 阳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