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离》

阿斩:

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被迫分离。就像他没了父母,没了小指,最后,没了晓星尘。

*私设如山,慎入。

*洋哥个人向。
薛晓cp向,恶友友情向。

*意识流,不知所云。』




金光瑶不是一个啰嗦的人,薛洋很清楚。但薛洋还是忍不住怀念自己在夔州时自由自在的逍遥日子,毕竟他孤身一人早已习惯了。

小流氓整日里流窜在夔州的街头巷尾,金光瑶好不容易找到他时,薛洋正带着手下两员爱将为非作歹。后来他们两人一拍即合前往兰陵,因为路途遥远,薛洋不得不舍弃了大部分已经炼好的走尸,仅带走了“冰糖葫芦”和“米酒汤圆”——便是那两员凶尸爱将的名字,薛洋起的。

由此可以看出,除了炼制凶尸以外,薛洋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爱好——给他手下的凶尸起爱称,例如以上那两个。

对此金光瑶很不能理解,尤其是在薛洋吃着真正的冰糖葫芦和米酒汤圆时,那两具凶尸或姹紫嫣红或惨白如纸的肿胀面孔就在眼前,薛洋依旧吃得香甜,面不改色。

后来建了炼尸场,薛洋收集凶尸的欲望膨胀到极致,金光瑶本来以为薛洋会再给那些凶尸一个个起上诸如此类的名字,却没有。

从头到尾只有“冰糖葫芦”和“米酒汤圆”。对此,薛洋表示,再没什么别的东西能让他喜欢。

薛洋给凶尸起名很讲究,以自己喜欢的东西给喜欢的凶尸命名。

偶然间两人谈到这个问题,薛洋歪着头半是调笑地问金光瑶,若是有一天你英年早逝,你是想继续叫金光瑶呢,还是小矮子?

金光瑶笑得一脸和善,薛洋瞧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人这才悠悠道,前提是你要死在我后头。

那时已经发生了金麟台上的事,薛洋半颗心还挂着晓星尘,满肚子的坏水咕嘟咕嘟冒泡,琢磨了良久,决定先屠个白雪观。这件事他没跟金光瑶说,但薛洋觉得那人应该早就料到了。

所以当金光瑶带了一票人来清理薛洋时,薛洋捂着自己身上的血窟窿想,大概金光瑶并不想成为“金光瑶”,“小矮子”也不行。所以白雪观什么的也许都是幌子,这人就是不想死在自己前头。

也是在那时候,薛洋才真正意识到,金光瑶本质上其实是一个话很少的人。这应该会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金光瑶全程却没说一个字,只是对着身后挥了挥手,一群人便蜂拥而上。

于是薛洋没了留恋,牙根酸麻,口里泛着血腥气。他逃走的时候没有想过金光瑶是不是放了水,当时的情况惊险,九死一生,薛洋没有多余的心力。只是在昏迷前,薛洋迷迷糊糊地感到可惜,自己没能把“冰糖葫芦”和“米酒汤圆”带出来。

在这段昏迷的时间里,薛洋做了一个梦,不长也不短,但足够讨厌。

薛洋讨厌分离。这总让他想起年少的时候,想起父母早逝,想起自己流落街头,遇人不淑。

明明仇已经报了,梦魇却还在。他又被人抽到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车轮从左手上根根碾过,骨头碎裂的声音似乎能刺穿耳膜,是同当年一样的痛彻心扉,也是一样的无能为力。在那极致的痛苦中,薛洋忍不住怨恨着他身边的一切,虽然那些也早就离他而去。

薛洋父母死的早,一丁点的小孩儿没人管,就只能一个人蹲在街边,好心人会给他口热饭。其实对于父母的死,最初薛洋感受不深。尽管不愿承认,但他小时候确实有些呆呆傻傻的,反射弧还长得离谱。他遇到常慈安那天,父母才下葬不久,家里仅剩的一点银钱都变成了一副薄棺,随着死人一起埋进了土里。全部事宜都是周围邻里帮着办的,薛洋不过七岁,什么也不懂,眼看着父母下葬,却只是睁着一双大眼,哭不出来。

薛洋跪着,神情懵懂。不知谁在身后掐了他一把,薛洋这才忍不住哭了两声。然后便有风言风语,说薛洋小小年纪却没良心,定会长成一个十足的白眼狼。于是也就没人愿意收留他。

薛洋一个人住着空荡又破烂的屋子,从头到尾都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肚子饿了,没人做饭,他便一个人蹲到了街边。然后就遇到了常慈安。

那一碾让薛洋没了小指,同时却仿佛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很多之前模糊的事情,在那一刻,突然就明白了。

即使再怎么哭喊,也不会有人来扶起他,问上一句,疼不疼?

他什么都没了。

于是在哭了个够本后,薛洋爬起来,极平淡地看了一眼融进土里的肉泥。那曾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现在没了。也许不仅仅是一根小指,薛洋丢掉了更多,连他自己也没发觉。

薛洋捧着血肉模糊的左手,一路跌跌撞撞地往荒山野地里走,最后在一座比他还高的土坡前停下。

他路过很多人家,都是欢声笑语。院落里,孩童骑在父亲肩头,后厨升起炊烟袅袅,被风吹过来,薛洋闻着,觉得很饿。他用右手按了按肚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正想着,薛洋突然咧着嘴笑了,他脸上满是泪痕,沾着泥土,活像一只没人要的小野猫。此时他已哭不出来,笑也笑得难看。

在寂静的山坟前,七岁的薛洋念叨着,要是你们能起来陪我就好了。

薛洋去了夔州。

多年后的某天,有人发现荒山上一座坟被人扒了开,棺中已然空空如也。同时,少年人身边多了两具走尸,一个姹紫嫣红,一个容色惨白。

这是薛洋没来得及告诉晓星尘的,更后来一些的故事。

薛洋眼前的路在他七岁那年拐了个大弯,连着整个人都开始不同。活人在他眼中大多面目可憎,死了变成尸体后却可爱起来。薛洋喜欢死人,所以他喜欢杀人,不为别的。

唯一的例外大概只有晓星尘了。薛洋托着下巴看向棺材里的人,破天荒的认为,晓星尘还是活着的时候比较可爱。

原本薛洋是打算把晓星尘做成凶尸的。“冰糖葫芦”和“米酒汤圆”没了,多一个“明月清风”也不错。可惜晓星尘不愿意,反抗的手段比金光瑶还决绝,抹了脖子碎了魂,好歹留了个尸体,不然薛洋都要以为这三年多的日子其实是场大梦。毕竟期间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不切实际,薛洋越想越觉得蹊跷。这世上怎么会有晓星尘这种人,不可能不可能。

后来他在义城等了八年,等来了致命一剑。躺在地上的时候,薛洋突然觉得,也许他这二十多年的人生才是一场梦,清醒只有两三年,复又梦了下去。如今,才是真的要醒了。

只是他又变得一无所有。没了父母,没了小指,没了那颗糖。

也没了晓星尘。




——完——

评论
热度(588)

© 阳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