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薛】关于一个有颜色的七夕的故事(上篇)

宋岚今天追蝴蝶了吗:

*粉色的上篇
*恶搞文ooc


——————


        天上有一个织布的女神仙,听说这个神仙织出来的布往天上一铺,就变成了云。
        其实这是人间的误传,薛洋并不会织布,他是一个喜欢随手洒粉的人,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正是因为他随手洒粉,这些粉尘作为凝结核使水汽液化成小水滴飘在空中才形成了云。
        薛洋也不是女的,这是个误会,谁规定被人叫“成美,美美”的一定是个女的?


        这一天男性不织布的神仙薛洋洒粉途中看到一个美貌的瞎子,一见钟情,十分想和他谈恋爱,于是跑去找月老要红线。
        因为玉帝儿女里排行第七的江澄还没有情缘,所以天上规定江澄找到情缘之前,神仙是不能谈恋爱碍人眼的,月老听说薛洋要红线十分警觉,语重心长地说:“你想干什么,天上的规矩你要懂。”
        薛洋说:“是这样,我是个织布的,线用完了,找你借一捆。”
        月老是个傻的,就给他了。
        薛洋带着线高兴地走了。


        薛洋追人讲究策略,不能硬生生地凑过去,在他的理想中,二人要十分偶然地相遇,周围要飘满粉末恍如仙境,一阵风之后,一根红线悄然连接在二人的手指间,这时薛洋就能故作惊讶地说:“哇,看来这是天定的姻缘,好吧,勉强和你谈个恋爱。”
        为了制造这个偶遇的机会,薛洋制定了一系列计划。他先找到在仙界靠做黄牛发家的好友金光瑶,跟他说好如此如此;然后找到了江澄跟他借了他的狗,用分身术变出来十七八只,拿绳牵着下凡去了。


——————


        晓星尘是个美貌的瞎子,这天他正在晒衣服,忽然天边响起了神仙出场的bgm,有人出现在了他的院子里。
        晓星尘问:“尔乃何人?”
        金光瑶思考了一下说:“如果你问的是职业的话,那么我是黄牛,从业久很老辣的那种,所以也叫老黄牛。”
        晓星尘假装听懂了地点点头,问:“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金光瑶说:“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张xx湖观看一群仙子裸身洗澡的门票,原价998现在便宜卖给你一分钱都不要,限量发售只此一张,你考虑一下?”
        晓星尘说:“我是瞎子没办法看一群仙子裸身洗澡。”
        停了一下他觉得哪里不对,改口道:“我是正人君子并不想看一群仙子裸身洗澡。”
        金光瑶花容失色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个正人君子。无奈之下他只好说:“哦那算了,但我有一事相求,现在已知会有一个败类正大光明地在xx湖看仙子们裸身洗澡,我觉得这种行为宛如渣滓,你能不能帮忙过去捉拿一下这个流氓。”
        晓星尘义不容辞,欣然答应了。


        按照计划金光瑶带着晓星尘来到了薛洋指定的湖边。
        晓星尘听了一会说:“我觉得仙子们洗澡的声音有点奇怪。”
        金光瑶看了看那一群正在湖水中欢快扑腾的狗,不动神色地说:“仙子和凡人毕竟是不一样的。”
        晓星尘说:“冒犯冒犯,请问那个败类在哪里。”
        金光瑶给他描述了一下薛洋所在的方向。


        薛洋正光着身子在湖中一边耍水一边看狗狗们耍水,正等得无聊就看见他爱的瞎子翩翩然踏水而来。
        薛洋心下大喜赶紧向周围洒了一圈粉营造气氛,一边悄无声息地将手中红线往晓星尘来的方向抛过去。
        然而晓星尘不仅是个美貌的瞎子,还是一个武艺高强的瞎子,他察觉身周全是粉雾,立刻屏住呼吸,同时耳朵一动,听见有什么暗器正破空而来。说时迟那时快,他从背后噌的一声拔出霜华剑,再唰的一下向前一斩,就将那个不知名暗器绞得粉碎。
        薛洋眼看着他的红线从一整根变成一段一段的四处乱飘,还来不及哭,就看见一柄寒光凛凛的长剑直直刺来。这一剑杀意不浓,只为驱逐,薛洋一侧身就躲了过去,但是与此同时手腕一紧,竟然已经被牢牢抓住,反扣在背上。


        晓星尘感觉了一下。
        手腕,还有蝴蝶骨,滑滑的,嫩嫩的,光光的。
        耳边传来对方吃痛之下的抽气声,可怜,好听,而且年纪尚轻!
        晓星尘一张俊脸立刻涨得通红,飞快松手后退一步抱拳道:“抱歉!冒……冒犯了仙子,实属无意,我本为抓捕贼人而来,而且我……我是瞎子……我也看不见……我……”
        薛洋:???????
        这时金光瑶在远处捏着鼻子大喊:“天!夭寿!怎么有人来了!是来抓我的!我不能偷看仙子洗澡了!算了!先逃了!啊啊啊啊啊……”几个啊啊啊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远,表示败类已经跑远了。
        晓星尘愈加窘迫,提剑就想往那边追,被薛洋一把按住。
        “呃,你是瞎子没错,可你又不是没手,摸也摸了,说点什么?”
        晓星尘手足无措:“对不起!”
        薛洋:“嗯?”
        晓星尘:“真的非常对不起!”
        薛洋:“啊?”
        晓星尘:“……我会对你负责的!QAQ”
       金光瑶掸掸衣角,叫洗完澡甩完毛的仙子们排好队牵着走了,深藏身与名。


        薛洋划着水到了岸边,面不改色地踢开叠好在石头上的衣服,对晓星尘说:“我的衣服好像被刚才那个人偷走了。”
        晓星尘立刻脱下道袍来将他严严裹住。
        薛洋又走了两步,哎哟一声歪倒在晓星尘身上:“刚才空气里面那些粉末好像有毒,我脚走不动路了。”
        晓星尘赶忙扶住他一弯腰整个抱起来。
        薛洋:“有点冷。”
        晓星尘搂得紧了一点。
        薛洋把头埋进瞎子的颈窝里,呲出虎牙深吸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笑了。


tbc

评论
热度(303)
  1. 徐睡觉宋岚今天追蝴蝶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阳光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