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薛薛薛薛薛薛←→晓】《枉杀》

宋岚今天追蝴蝶了吗:

*题目里面的tag是真的😊
@忘川 · 小天使的点梗,梗附文后


——————————————


符阵在昏暗的屋子里发出微微的光。


“我会想办法救你,”


他缓声道,跪下去抚摸那人的颈脉。发丝从肩膀上垂落下来。


躺在符阵中央的人并没有作出一字半句的回应。


窗外忽然卷起一阵狂风,未阖紧的窗户猛地撞向窗棂,再狠狠弹开。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他把被风吹乱的发丝别到脑后,仔细看了那人一会儿,不带什么信任地补充道:


“……但是你要配合我才行。”



一、...

【旅行凶尸】我的养尸日记(连番外)

宋岚今天追蝴蝶了吗:

#1(楼主)


去下载了那个最近很火的养尸游戏。之前我还以为养走尸会很恐怖呢,看来游戏还是很照顾大家的,我的走尸很好看,给他取名为小勤劳,希望他多多出去旅行,交很多朋友,拍很多照片。开个楼记录一下。



#2(楼主)


庭院里的小纸人要过三个小时才刷新一波……可是商店里的东西都那么贵,一张燃阴符都要三百只小纸人,感觉自己好穷,连走尸都养不起QWQ



#3(楼主)


等着捡小纸人的话也太慢了,想要氪金,可是左上角的按钮点开是灰色的,氪不了,怎么办啊?有人和我一样的吗……



#4


放置游戏...

【薛晓薛】《同人书杀人事件》(盲狙浙江)

宋岚今天追蝴蝶了吗:


•之后他每天睡过去,梦得愈发稀奇古怪,当过将军当过傻子,穿着稀奇古怪的衣服短着头发和晓星尘接吻,还梦见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遇见了晓星尘。




*第一本书


      晓星尘挂机以后,薛洋总觉得是自己鬼道不精。


      他如果足够精通,应该在晓星尘挂机的那一瞬间就看出他魂魄不对,而不是自说自话地摆了阵法,画了阵符,把周围收拾得干干净净,坐得端端正正,一番苦等。...



【薛晓薛】关于一个有颜色的七夕的故事(上篇)

宋岚今天追蝴蝶了吗:

*粉色的上篇
*恶搞文ooc


——————


        天上有一个织布的女神仙,听说这个神仙织出来的布往天上一铺,就变成了云。
        其实这是人间的误传,薛洋并不会织布,他是一个喜欢随手洒粉的人,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正是因为他随手洒粉,这些粉尘作为凝结核使水汽液化成小水滴飘在空中才形成了云。
        薛洋也不是女的,这是个误

《换舍》

玫糜:

*原作向HE,两万五千字



「如果是我先死,你会不会像我等你那样等着我?


如果是我先死,我会不会对你放手?」



「都说是我让你见识了人间,我又何尝不是被你救出了黑暗?


我们是彼此的救赎,我们是彼此的唯一。」



看文方式企鹅文档


【——————《换舍》点我走文档——————】



看文方式图片



【———————《换舍》第一章———————】



【———————《换舍》第二章———————】



【—————...

【薛晓|原作走向】一个没有星星正面出场的薛晓

纸巾Jr:

奇妙的对话体


纯粹写着好玩


因为原链接一直说有敏感词,所以大家点进微博再点链接吧~


戳我看恶友聊天记录


↑微博删了,链接补在评论里

【薛晓|原作走向】一个没有星星正面出场的薛晓

纸巾Jr:

奇妙的对话体


纯粹写着好玩


因为原链接一直说有敏感词,所以大家点进微博再点链接吧~


戳我看恶友聊天记录


↑微博删了,链接补在评论里

【薛晓】再世为人.拾壹

明烛:


“家主,召来了。”

“没认错?”

“和尸体对过,错不了。”

“成,看看去。”

纸扇被啪地合上,男子手持扇柄,敲了敲自己手心,一脸兴致盎然。他起身走了两步,却突然顿住,与此同时,方才那个飘忽诡异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家主,您吩咐。”

男子道:“把东西带上。”

“您是说……”

桌上的烛盏忽地晃了晃,偌大的房间中央,一公子扮相的人负手而立,相貌算不得上乘,却也耐看。周遭之气凌厉不足,反道带了些市井小民的平庸,软弱可欺似的。

唯独一双眼睛,仿如萤尾缀锦,透出不可名状的奕奕神采。

明明身边空无一人,他却一直冲着空气自语,在昏暗的烛光映掩之下,显得鬼气森森的。

“这你就不懂了,此人阴毒奸诈,就算落到...

《那十二年》

玫糜:

*《草木》扩写


薛洋吹着口哨踩在梯子上,手上翻飞不停。


他瞥见来人,虎牙立刻露出来,叫道:“道长,来得正好,帮我擦城门呀。”


阿箐拄着竹竿向前摸着,微微侧头:“你又发什么神经,正经家务活不干,跑来擦这破门干什么!”


薛洋正儿八经道:“擦城门也算家务活啊,义城就是咱们家,清理维护靠大家。”


阿箐猛啐一口:“坏东西还真当自己是城主了,不要脸劲儿的吧。”


“昨晚上不是给你说了吗,”薛洋在上方把抹布上的水对准了阿箐甩,“叫我晓太阳。”


“我呸!”阿箐被甩了一脸,往后跳着骂,“难听死了,谁愿意叫你这么縗的名字!”...

© 阳光喵 | Powered by LOFTER